庄龙飞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0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157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友咨询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庄龙飞

主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友咨询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财神网四肖选一肖

论文精选

ITI种植体早期负重与传统负重稳定性的比较

发表者:庄龙飞 人已读

目的: 应用共振频率分析评价早期负重种植体的稳定性, 为种植体早期负重的可行性提供客观依据。方法: 50 例牙列缺损患者共植入 104 颗 ITI SLA 表面实心螺纹种植体, 随机分为 2 组, 实验组为早期负重组, 于术后 6 周修 复; 对照组为无负重组, 于术后 12 周修复。在种植体植入术后当天、1 周、4 周、6 周、8 周、12 周使用无线共振频率分 析仪( Osstell Mentor) 测定 2 组种植体的稳定性, 所得参数为种植体稳定值( ISQ) 。采用 Minitab 统计软件对数据进行 t 检验, 得出各时段 2 组 ISQ 值的 Ρ值。结果: 术后 12 周, 2 组种植体的留存率均为 100%, 2 组种植体在各时间段的 ISQ 值均无显著差异( P>0.05) , 整体变化趋势相同: 表现为初期稳定性均较高, 于第 1 周至第 4 周下降, 第 6 周逐步 上升, 其后稳定性基本保持不变或略有上升。随访期( 修复后 6 个月) 间, 2 组种植体的留存率均为100%。结论: ITI SLA 表面种植体早期负载是可行的。 上海汇尚口腔门诊部种植科庄龙飞

近几十年来, 随着口腔种植技术的优化规范和 材料学的进展, 口腔种植与传统的缺牙修复方式相比, 不仅具有咀嚼效率高、不损伤邻牙等功能和组织 保护方面的优势, 而且也获得了相当高的成功率, 因而正逐步成为缺牙修复的优选治疗方案。但是, 种植 治疗仍然存在治疗周期较长的缺点, 使部分患者尤 其是前牙缺失患者难以接受。目前, 即刻和早期负载 的应用, 缩短了种植治疗的周期, 临床上也出现能够 无创量化地检测种植体稳定性的方法——共振频率分析(RFA) 。本研究应用共振频率分析, 观察早期负 载与传统负载的种植体稳定性变化, 探索早期负载 的可行性。 

1 材料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2005 年 11 月至 2006 年 4 月期间, 上海交通大 学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口腔颅颌面种植科就诊患者中 随机选择牙列缺损患者 50 例( 男 24 例, 女 26 例, 平 均年龄 40.16±2.27 岁) , 术前签署知情同意书, 共植 入 ITI SLA 表面种植体 104 颗。

排除标准: ( 1) 患冠心病、原发性高血压、糖尿 病、骨质疏松症、血液系统疾病、肾病、过敏性疾病、 传染病、风湿病、甲状腺疾病、神经系统疾病、放疗、 夜磨牙、吸烟、饮酒的患者; ( 2) 种植区拔牙创至少愈 合有 3 个月; ( 3) 拟种植部位无需骨增量; ( 4) 种植 体无需进行 2 期手术。

1.2 测试仪器 本实验使用 Osstell Mentor( Integration Diagnostics,Savedalen,Sweden) , 系一种无线共振频率分析 (RFA) 仪器, 适用于各种种植系统。测量时, 将无绳 传感器( Smartpeg) 安装在种植体或基台上, 产生磁 振动波, 再用探测器靠近传感器测得振动数据, 振动 频率范围 1100~10000 kHz。测量所得数值为种植体 稳定值( implant stability quotient, ISQ) , 数值范围 1~ 100, 数值越大, 稳定性越高( 图 1) 。

image.png

1.3 实验分组 50 例患者随机分为 2 组: 实验组和对照组。实 验组为早期负荷组, 在种植术后第 6 周行早期负荷。 对照组即传统负荷组, 在种植术后 12 周负荷。术后 当天、1 周、4 周、6 周、8 周、12 周对实验组和对照组 进行 RFA 测量, 记录 ISQ 值。实验组 20 例, 男女各 10 例, 平均年龄( 37.70±2.58) 岁, 对照组 30 例, 男 14 例, 女 16 例, 平均年龄( 41.80±4.81) 岁。

1.4 受测种植体

共 104 颗 ITI (Institute Straumann AG,Switzerland) SLA 表面(sandblasted large- grit and acid- etched) 实 心螺纹种植体。实验组 50 颗, 其中上颌 22 颗( 前牙 12 颗, 后牙 10 颗) , 下颌 28 颗( 前牙 10 颗, 后牙 18 颗) 。对照组 54 颗, 其中上颌 20 颗( 前牙 4 颗, 后牙 16 颗) , 下颌 34 颗( 前牙 6 颗, 后牙 28 颗) 。2 组所用 种植体规格见表 1。 

1. 2 组种植体规格 Table 1. Length,diameter and transmucosal height of implants used in both groups

image.png

1.5 术前准备

术前每位患者接受全面牙周检查口腔卫生指导 以及缺牙区邻牙龈下刮治。术前拍摄全景片、根尖 片。 

1.6 种植手术流程 

所有种植体均按标准 ITI 手术流程, 由同一专 业口腔种植医师采用非埋入式种植方法。术中按照 Lekholm 和 Zarb(1985)的骨类型分类标准, 根据种植 区准备时钻头所遇到的阻力, 结合影像学检查, 对术 区牙槽骨类型进行分类。2 组各类型牙槽骨内植入 的种植体数见表 2。

2. 不同类型牙槽骨内植入的种植体数( n, ) Table 1. Number of implants in different bony types

image.png 

1.7 修复及 RFA 测量

 实验组即早期负荷组, 在种植当天、术后 1、4、 6、8、12 周测量 ISQ 值, 同一实验者测量, 邻面、颊舌面各测量 2 次(图 2、3)。术后 4~6 周上基台, 加力小 于 15Ncm。取模, 在门诊或技工室制作固定临时义 齿, 内部选用与种植体匹配的气化帽, 外部为塑料 ( Heraeus- Kulzer Corporation, Germany) , 制作后进行 调 , 无 干扰, 无悬臂, 用丁香油糊剂暂粘。术后12 周永久修复, 拍摄全景片或根尖片, 基台加力至 35Ncm, 种植义齿上部结构均由实心基台/八角基 台+金合金烤瓷全冠组成。 对照组即传统负荷组, 在种植当天、术后 1、4、 6、8、12 周测量 ISQ 值, 测量方法同试验组。术后 12 周行永久修复, 与实验组的永久修复方式相同。 

image.pngimage.png


1.8 统计学处理

采用 Minitab 统计软件 ( Minitab Release 14.13, Minitab Inc., USA) , 对 2 组进行正态性检验, 组间数 据 t 检验, 计算出各时段 2 组 ISQ 值的 P 值。如为非 正态分布, 则使用 Mann–Whitney U 检验, 以确定 2 组间的种植体稳定性是否存在统计学差异。

2 结果 

2.1 种植体留存率

2005 年 11 月至 2006 年 4 月共植入 104 颗 ITI 种植体, 其中实验组 50 颗, 对照组 54 颗。观察期间, 2 组种植体留存率( Albrektsson1986) 均为 100%, 实 验后随访期间( 6 个月) , 种植体留存率仍为 100%。

2.2 ISQ 测量结果 

实验组种植体与对照组种植体在各时间段的 ISQ 值无显著差异( 图 4) , 整体变化趋势相同。初期 稳定性较高, 从第 1 周至第 4 周下降, 第 6 周又逐步 上升, 其后稳定性基本保持不变或略有上升。各时间 段的 2 组 ISQ 值无统计学差异( P>0.05) ( 表 3) 。

3 讨论 

3.1 共振频率分析

image.png

3. 实验组和对照组在各时间段的 ISQ Table 3. ISQ values at all time points for both groups 

image.png

评价种植体的稳定性具有非常重要的临床意 义, 种植体的初期稳定性是判断能否即刻负载的重要指标, 连续监测种植体的稳定性, 可判断种植体骨 界面的愈合状态和力学特性, 指导种植负载时机。 1996 年, Meredith 等[1] 首次报道以共振频率分析 (RFA) 评价种植体的稳定性。 

目前评价种植体稳定性的手段主要有植入扭矩法、旋出扭矩法、临床扪诊、Periotest 法以及共振频 率分析。其中, 植入扭矩仅能判断种植体植入即刻的 稳定性, 不能进行连续测量; 旋出扭矩是破坏性的测量方法, 无临床应用可能。临床扪诊的精确性和可重 复性差, 可靠性低。Periotest 法曾是临床评价种植体 稳定性的主要方法, 但是仍然存在测量可重复性低 等问题。作为最新的种植体稳定性评价手段, 共振频 率分析具有客观、可连续测量、可重复性高、无创、不影响种植体骨结合等优点, 成为目前最佳的临床测量种植体稳定性的方法[2] 。

3.2 稳定性变化

 本实验中, 2 组种植体的初期稳定性均较高。随着时间推移, 稳定性逐步下降, 表现为第 1 周~第 4 周 ISQ 值下降, 第 4 周~第 6 周 ISQ 值明显上升, 最 终 ISQ 值的升高幅度趋缓, 维持在一较高水平。这一结果与种植体周围骨改建的过程相吻合: 在早期, 由 于种植体周骨的退行性变, 初期稳定性下降, 而此时 新骨形成还处于早期阶段, 因而种植体- 骨界面的稳定性明显下降, 表现为初期 ISQ 下降。随着新骨成熟 改建, 稳定性逐步上升, ISQ 升高。

2 组种植体在手术当天及术后 1、4、6 周均无负 荷, 经统计分析, 其 ISQ 值在4个时间段无统计学差异, 因此, 2 组种植体术后 8、12 周 ISQ 值具有可比 性, 且排除负载以外的影响因素。本研究中, 2 组在8 周、12 周的 ISQ 无统计学差异, 可以认为早期负重 ( 术后 6 周) 对于 ITI SLA 种植体骨结合过程未产生 不利影响, 证明 SLA 表面种植体在 6 周负载是可 行的。

虽然众多实验显示早期与传统负载的种植体成 功率相当, 本实验结果也显示早期与传统负载的种 植体的稳定性无差异。但控制早期负载的适应证相 当重要, 这些实验对患者均有严格的选择标准。咬合对种植体负荷后的稳定性会产生影响, 因此必须严格控制不良咬合。本实验对研究对象的选择标准中, 排除存在异常咬合关系及夜磨牙患者。

3.3 早期负荷的研究和应用现状

 过去多数学者认为, 种植体完成骨结合后才能 承受 力, 因而将负荷时机规定在种植术后 6 个月或更长的时间。Albrektsson 等[3] 认为, 过早负载会诱 导种植体周纤维组织包裹, 妨碍骨结合, 导致种植失 败。此后, Szmukler- Moncler 等[4] 的研究指出, 早期负载并不是种植体周纤维组织包裹的原因, 愈合期骨- 种植体界面过大的微动才是根本因素。Cameron 等[5] 和 Maniatopoulos 等[6] 的研究结果也提示: 种植体- 骨界面在阈值范围内的微动, 不会妨碍骨结合。

本实验 2 组种植体在各时间段的稳定性均无统 计学差异, 即在控制咬合的前提下, 负载不妨碍骨结合, 提示早期负荷的可行性。 

3.4 共振频率分析的临床意义

 目前, 国际上一些学者也有应用共振频率监测 种植体稳定性、指导种植体负载时机的报道。Friberg 等[7] 于下颌无牙颌植入75 颗一段式种植体, 其中失 败的种植体, RFA 变化趋势与其余种植体完全不 同, 提示 RFA 可能提示种植体的脱落。Glauser 等[8] 报道, 种植体 4 周时的 ISQ 值越低, 脱落的概率就越 高, ISQ 在 49~58 范围内的种植体, 脱落的概率为18.2%。

本研究显示, 早期负载组与传统负载组种植体 的 ISQ 变化趋势相同, 各时间点 ISQ 值无统计学差 异, 提示 ITI SLA 种植体早期负载的可行性。共振频 率分析可判断种植体的稳定性。 

综上所述, ITI SLA 表面种植体早期负载是可行 的。共振频率分析是临床检测种植体稳定性的一个有效、可靠、客观的手段。在相同影响因素下, ISQ 值 高, 反映种植体的稳定性高。但是, 由于相关的临床报道和应用还十分有限, 目前还没有明确的 ISQ 正常值范围, 单个的 ISQ 值并不能评定种植体的骨结 合情况, 其作为判断种植体松动的参数的能力仍然有限。因此, 还需要更多的相关临床研究界定 ISQ 的 阈值。 

此处参考文献已省略

本文是庄龙飞医生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问医生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19-07-11 14:45

庄龙飞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网上咨询庄龙飞大夫

庄龙飞的咨询范围: 牙齿种植、牙周病、牙周炎、牙龈炎、口腔修复、口腔种植

咨询庄龙飞大夫